当前位置: 杨集门户网站 > 科技> 华盛世纪_巡抚上任欲惩贪官,贪官搞了个“一条龙”,巡抚只能任贪官摆布府

华盛世纪_巡抚上任欲惩贪官,贪官搞了个“一条龙”,巡抚只能任贪官摆布

发布时间:2020-01-11 16:41:02 人气:799

华盛世纪_巡抚上任欲惩贪官,贪官搞了个“一条龙”,巡抚只能任贪官摆布

华盛世纪,清末,清军在打白刃战时,常常将辫子缠于脖项,借以躲避刀砍。所以军人的辫子较粗,如发少则搭以假发,或加黑丝线,以“壮其形态”。不过,留辫子也有留辫子的坏处,一旦被人抓住了,挣不脱、跑不掉,只能听命于对方。

有形的辫子被人抓住了,只能乖乖就范,若是无形的辫子被人抓住了,结局也八九不离十,只能向对方俯首称臣。嘉庆就是一个善抓无形辫子的高手。

嘉庆处理和珅一案时,仅要了和珅一人的脑袋,其他同党基本被免于追究。当时有个官员上奏请求嘉庆彻查和珅同党,被嘉庆痛斥了一番。其实嘉庆有自己的小算盘,他虽然没砍和珅同党的脑袋,但抓住了他们脑袋后的辫子—腐败的证据,谁敢上蹦下跳,谁敢不老老实实,嘉庆就往谁的脑壳上敲一棍子。之后,和珅那些同党果然老实了不少,嘉庆的宝座也因此坐稳了。

但别以为只有上级能抓下级的辫子,其实下级也能抓上级的辫子。清朝同治年间,有个叫田秀栗的人花钱在四川买了个芝麻官。他的“为官之道”就是送送送,并很快将自己送进成都府,当上了县令。田秀栗到任后,把官位卖光,把财政的钱捞光,以致当地百姓怨声载道。

光绪二年(1876年),山东巡抚丁宝桢调任四川总督,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烧的头把火就是正风反腐,拍苍蝇,打老虎。田秀栗得知自己名列老虎之册,又怕又怒。怕的是,自己被抓进笼子,砍掉脑袋;怒的是,苍蝇成群,老虎成堆,为何丁宝桢偏偏要拿自己开刀?但怕归怕,怒归怒,镇定下来后,田秀栗立刻着手化解危机。他的应对之策就是去抓丁宝桢的辫子。

当然,抓领导的辫子需要证据,不是想抓就能抓得到的。田秀栗发现,丁宝桢常念叨,山东官衙敞亮气派,而自己的总督府低矮狭小。于是田秀栗带着施工队去总督府搞绿化、栽古树,将丁宝桢的办公区搞得漂漂亮亮,并整出了餐饮、休闲、健身“一条龙”。之后,田秀栗又挑选了两名姿色出众的姑娘,把她们送进府当服务员,要她们定期向自己报告丁宝桢的工作、生活情况。

没多久,田秀栗得知,丁宝桢在山东时欠人3000金,债主讨债到了成都,而丁宝桢手头一时没这么多现钱。田秀栗二话没说,掏钱还债,让债主立马走人,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这样一来,小老虎田秀栗不仅变成了“好干部”,而且牢牢地抓住了丁宝桢的辫子,得知了他在山东巡抚任上的一些龌龊事。再加上丁宝桢吃了、喝了人家的,自然心虚,也就不再和田秀栗计较,田秀栗花钱买官、卖官的事自然不了了之。

小小总督府内的生态折射出了整个大清官场的生态。官员之间,你抓我的辫子,我抓他的辫子,他抓你的辫子,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根辫子,每个人都被别人抓住了辫子。不管是保守派还是改革派,大家都无法动弹,既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施展拳脚,只能一起抓着辫子,坐等大清这艘巨轮沉没。

有趣,有料,有深度

作者|姚 宏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