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杨集门户网站 > 社会> 起底未来集市:拉人头奖励机制被指涉传,相关公司账户被冻结府

起底未来集市:拉人头奖励机制被指涉传,相关公司账户被冻结

发布时间:2019-10-22 19:10:55 人气:2244

对传销的怀疑笼罩着即将推出的未来市场应用电子商务平台。

2019年7月,专注于分享“圈电子商务”的未来市场应用程序推出。根据未来交易会(future fair)发布的数据,该应用自推出以来拥有150万付费用户和15亿平台交易,并于今年7月完成了360家金融机构的数十亿融资。

然而,微信在未来交易会启动10天后关闭了官方微信公众号,理由是“涉嫌非法分销”。9月29日,中国司法文件网发布的一项行政裁决再次将创始人吴兆国及其未来的交易会拖入舆论漩涡。

根据裁决,广州期货交易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期货交易会”)涉嫌通过建立“期货交易会应用”电子商务平台从事传销,7家相关公司的13个账户已被湖南省衡阳县人民法院冻结。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进行了一次暗访,发现未来的市场应用将实行付费、加盟、拉人头、多层次奖励机制的营销模式。法律消息人士指出,根据《禁止传销条例》,这种在未来交易会上的运作方式涉嫌非法传销。

10月12日,汹涌而来的消息称未来交易会对上述情况做出回应,但没有得到回应。

对于未来集市应用的截图,用户必须首先投资399元购买会员礼品袋,然后在平台上填写(或扫描)邀请函代码进行注册。

互联网投诉:

网上投诉在三月份仍在继续,一些消费者表示很难获得退款。

“购物省钱,分享赚钱”是未来博览会推出以来的口号。

来自陕西省Xi市的王跃(化名)今年8月花了399元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上,成为未来博览会的一名普通店主。根据规定,她不仅可以享受购物折扣,还可以与他人分享链接,并在成功销售后获得一定的比例。

但是她很快就感到失望。王跃告诉澎湃新闻,她在8月初放了一个单品。交货前,她意识到自己选错了商品,点击取消订单并要求退款。接下来的一个月,该平台没有交付货物,也没有处理她的退款请求。"客服的回复总是让我耐心等待."

王跃说,9月15日,当情况紧急时,她在新浪微博上发帖寻求帮助。几天后,她的退款终于到了,她再也没有使用过未来交易会。"这样的售后服务如何让消费者放心?"

截至10月11日下午4: 00,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就有800起投诉,未来交易会才启动3个多月。大多数消费者表示,他们遇到了与王跃一样的维权困境,如“不退款、服务不充分、不与客服联系”。

一些消费者抱怨说,在未来市场购买的运动鞋被“毒药”应用程序识别为假的,而且退货后也很难退款。一些消费者甚至抱怨道:“十多年来从未有过这样的网上购物平台。”

工商数据显示,未来博览会应用所属的广州未来博览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29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

黑猫投诉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投诉中,有许多未来的市场“店主”(即店主)支付了399元的联盟费王力可悦。一位名叫“钱多多未来博览会”的投诉人说,她于7月14日开业。8月4日,当她第一次提到当前情况时,由于银行卡错误,平台未能收到账户。她的账号在当月20日被关闭,并被永久冻结。网民在投诉中说,“投入时间和金钱就像剪韭菜。选择对平台来说非常重要,他们担心这种努力没有回报,他们不得不投入资金。有了时间和精力,他们真的承受不起伤害。”

记者突然造访:

初级支付、拉头和三级奖励

10月8日,澎湃新闻记者通过微信联系了山东的一位“店主”。他说,如果他想成为一名店主,他必须首先投资399元购买一个会员礼品袋,并在平台上填写(或扫描)邀请函代码进行注册。所谓的邀请码是每个用户在加入未来市场并成为所有者后获得的六位数组合。

在未来的市场店主群体中,成员们会互相呼叫家人,不定期地组织培训。

未来博览会应用程序在其“博览会指南”中写道,店主除了分享销售额外,还可以获得商品促销佣金。你也可以通过店主邀请新人来获得奖励。上述山东店主告诉澎湃新闻,购买399元会员礼品袋只能成为普通店主。之后,每个被招募成为新店老板的人将获得100元的奖励。招募20名店主后,他们可以升级为高质量的服务提供商。据他介绍,成为一名普通店主后,他还可以获得另一项权利,无论他购买或分享向他人销售产品的链接,他都可以获得商品价格的6%至35%的佣金。他强调,只有成为店主才能加入店主微信群。

未来市场店主传播的课程幻灯片截图

在一群拥有100多名成员的店主中,汹涌而来的新闻看到店主们互相称呼对方为“家庭成员”,并在每天下午7点左右由集团老板组织“社区运营”等培训课程。内容详细介绍了如何制定团体规则,如何制定团体欢迎词,如何安排“幼儿”与自己互动,等等。

每月10日,集团所有人还将与会员分享银行短信截图,内容为“未来市场现金支取和收款”,并发送奖励,或与所有人分享微信截图,感谢创始人吴兆国。

在店主群体中,群体所有者与成员分享了银行短信提示的截图,内容为“未来市场现金支取到帐”

吴兆国感恩会员的微信截图在店主之间流传

一位广东店主告诉澎湃新闻,未来的交易会有一个“不说话”的规则,即如何成为最高级别的“战略伙伴”。他介绍说,成为高质量的服务提供商后,每位新主人的奖励将提高到200元。当公司的所有者总数(包括团队成员向下发展的新所有者)增加到750人以上时,他们将升级为“战略合作伙伴”。每个战略伙伴的个人奖励是每人260元,团队中的每个所有者也将获得160元的奖励。

涉嫌传销:

7家公司被法院冻结的13个账户

由于未来的市场准入支付、猎头和多层次报酬业务模式,传销的嫌疑继续受到质疑。

7月10日,微信在上线10天后关闭了未来交易会的官方微信公众号,理由是“涉嫌非法分销”9月29日,中国司法文献网公布了湖南省衡阳县人民法院9月24日做出的行政裁决。申请人是衡阳县市场监督局(以下简称“衡阳县市监察局”)。

根据裁决,衡阳县市监察局就广州期货市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州美步购销有限公司、广州聚宝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广州优智贸易有限公司、广州思步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一体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东思步集团有限公司涉嫌传销案件,向法院申请冻结上述企业的银行账户,以防止被申请人转移或隐瞒非法资金。

衡阳法院裁定冻结期货交易会及相关13个账户的行政裁决

10月12日,风起云涌的消息从衡阳县市场局获悉,7月中旬,该局收到一份自称是未来交易会成员的消费者报告,称未来交易会多层奖金制度涉嫌非法传销,该局展开调查。方舟子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未来交易会会员的分类门槛和奖励制度与记者暗访获得的基本相同。“销售产品的利润很小,而拉动人们头脑的利润很高,这被怀疑是传销。”负责人方姓表示,在不久的将来,公司高级官员已经访问湖南了解情况。另一方声称其经营模式是为了让消费者受益,否认传销,此案仍在调查中。

根据田燕提供的信息,广东四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步集团”)的法定代表人是未来交易会的创始人吴兆国,四家公司广州美步商贸有限公司、广州聚宝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广州优智贸易有限公司和广州四步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均为四步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深圳拥有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未来交易会认购95%的股份。

根据上述裁决,衡阳县法院经审查发现,期货交易会涉嫌通过建立“期货交易会应用(Future Fair app)电子商务平台从事传销,其在上述六家公司的银行账户涉嫌存放传销资金。因此,法院裁定冻结上述7家企业的银行账户和金融产品、财付通商户号和所有13个银行账户绑定。

北京卫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告诉庞大新,根据《禁止传销条例》,未来市场的运作模式属于法律规定的传销行为类型,即组织者或经营者要求发达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而发达人员通过根据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算和支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涉嫌非法传销。

据公开报道,针对该公司账户被冻结,未来交易会(future fair)于9月30日发布官方声明,称该公司运营良好,平台依法运营。自7月中旬以来,一直积极与有关政府部门联系,以配合调查,如面谈、查询以及冻结和检查一些账户。我希望“店主家庭”在未来的交易会上不会惊慌失措地说,“这是政府正常的调查和监督过程。”

10月12日,汹涌而来的消息称未来交易会对上述情况做出回应,但没有得到回应。

灵魂人物:

创始人吴兆国快递账户被删除

在未来博览会的成员中,“老大哥吴兆国”是一个有价值的“灵魂人物”。

据《南方日报》2015年报道,吴兆国来自山东临沂。高考落榜后,他曾在美容院挨家挨户散发传单、出售油漆和化妆品。2010年,吴兆国迁至广州,担任某化妆品品牌的全国总代理。三年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广州大峨眉化妆品有限公司,2014年3月,广州四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是广东四步集团的前身。

丝布官方网站称,丝布拥有广东兴美化妆品有限公司、广州丝布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等30多个战略合作伙伴,“年产值力争100亿元”。

但是与营销业绩相比,吴兆国更出名的是他的演讲能力。在每一次会议或论坛上,“梦想”和“公共福利”都是吴兆国必须谈论的重要话题。澎湃新闻注意到,在一些直播平台上可以找到大量吴兆国演讲的视频。

另一方面,吴兆国仍然相信依靠广告变得流行的想法。仅在2014年,丝布的广告总量就达到3亿,其品牌代言登陆央视、湖南卫视等电视台。吴兆国曾向媒体预测,丝布未来将转变为一个微型商业渠道平台。

今年7月,吴兆国发布了未来市场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专注于共享类型的“循环电子商务”。然而,围绕事件蔓延的争议将他和未来市场拖入了舆论漩涡。10月12日,吴兆国的账号在他手里找不到。

账户冻结的消息传出后,快速通道(Fast Track)查封了吴兆国的账户,但仍然找到了他演讲的大量视频。

吴兆国曾回答涉嫌传销的问题时说:“我们是纳税企业。今年第一季度,主要公司和40个分支机构缴纳的税款超过4000万元。花都区相关部门曾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丝布在花都的第一年就缴纳了2000多万元的税款。

澎湃新闻注意到,除了经营几家公司,吴兆国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身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花都区第十届委员会委员。据南方+报道,2018年1月,吴兆国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花都区第十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听取相关工作报告并提出建议。

监管困难:

为什么社交电子商务提供商很难摆脱传销的阴影?

社会电子商务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

早在2017年,许多微型商店就因涉嫌传销被市场监管部门罚款958.4万元,因为它们的经营行为是“支付入门费”、“拉人头”、“团队支付”。2019年3月14日,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责令花生日记纠正其非法传销活动,共没收7456万元,设定了中国社会电子商务领域目前的最高处罚。

在社会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背后,合规问题日益突出。与传统电子商务相比,社会电子商务具有体验式购买、用户主动分享、销售场景丰富的特点,更有利于用户的创新、保留和转化。周浩认为,社会电子商务难以从金字塔计划中切断的根本原因是社会电子商务的商业模式:社会电子商务经常采用的会员模式和朋友圈的激活实际上与支付入门费、猎头和金字塔计划的团队支付交织在一起。

“要做到合规,就必须彻底区别金字塔计划,即通过销售真实合理的商品来获取利润,而不是打着销售商品的幌子拉着人们的头,在头一级收取入门费来建立金字塔等级。”周浩说。

周浩说,刑法意义上的“传销”与工商行政执法层面上的“传销”有一定的区别。经认定,《禁止传销条例》规定的“传销”不一定构成组织和领导传销活动罪。然而,行政执法与刑事犯罪的界限不应影响行政机关的执法努力。商业行为被定义为非法传销,虽然不构成犯罪,但执法机关也应加大执法力度,一旦通过现场检查发现非法传销,应立即制止非法活动

周浩表示,监管的难点在于如何准确识别社会电子商务公司是否是非法传销。

这条激增的新闻指出,从2019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电子商务法》规定了将社会电子商务划分为电子商务的子部门。今年5月,《社会电子商务业务标准》也已停止征求公众意见。

周浩认为,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社会电子商务公司需要对其是否合法做出实质性判断。一旦他们看到会员模式并支付会员费,他们就不能被明确认定为金字塔计划。由于社会电子商务与传销之间难以界定,因此有必要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界定社会电子商务运营标准,以帮助社会电子商务的合规发展。